身心靈引導|個人、伴侶、團體


諮商


身心引導形式

個人引導伴侶引導團體引導

安妮老師的身心引導課程是採取超個人心理學、身體心理學的精華, 整合他曾經學過的各種自我療瘉方法,而不是傳統的心理諮商。她做引導的目的是幫助人們意識到與生俱來的身心建康,而非把重點強調在病態。你不需要有嚴重的問題,才來參與私人引導課程,每一個人都有一輩子的學習機會,只要擁有一顆願意自我探索,想要過得更自由、更喜悅的心,課程能讓你發現、接受和整合不同部分的自己。 透過內外一致所產生的力量,創造你渴望的體驗。

安妮老師的美國碩士學位是修「身體心理學」及「超個人心理學」,2002年從美國感官律動心理治療學院 Sensorimotor Psychotherapy Institute 拿到創傷復原訓練的畢業證書,這是一個針對擁有心理學碩士學位,並且擔任心理諮商師才有資格入學的訓練。 搬回台灣以後,雖然安妮老師只有四年的中文教育基礎,沒有考台灣的心理諮商師執照,在台灣不能稱為「心理諮商師」,但安妮老師的專業背景已經融入他帶領身心引導的方式。請參考以下身體心理學」及超個人心理學」與傳統心理諮商如何不同的解釋。


超個人心理學

超個人心理學 Transpersonal Psychology 可以被稱為「靈性心理學」。傳統心理學的心理諮商主要功能是發展一個健康的自我結構,讓人能夠融入社會過生活。而超個人心理諮商,超越了自我的侷限,視人類的人格為一導體載具,使靈魂能夠來到這個世界體驗人生。超個人心理諮商讓人有更寬廣的視野,開始探索自己與宇宙的關係、 每個經驗更高的意義,看見所有事件帶來的學習機會。當擁有健康的自我結構與靈性的視野,人能夠不斷地體驗更深層的自己、 持續的擴展自己


身體心理學

身體心理學 Somatic Psychology 的「Soma」是希臘語「身體」的意思。身體心理諮商認為身體是探索人類意識的基本藍圖。不同於傳統心理諮商,必須花費許多時間用頭腦口頭討論,摸索問題根源,容易用理性思考把真實的感覺過濾掉,身體心理諮商是透過覺察最直接的身體和情緒的反應,看見一個人的真實,因此容易了解内在真像,進入問題核心。因為身體是人的潛意識,儲存了過去被壓抑的情緒,它也是釋放負面情緒的管道。尤其是處理創傷,必須透過身體,把卡在神經系統裡的恐懼,帶著覺知從身體釋放掉才能修復創傷。身體也是一個最實際的資源寶庫,當能夠連結身體所能提供的溫暖、滋養和享受,人會再次的得到力量、新的希望,被說服「感覺良好」不只是 一個可能性,而是我們原本就能夠有的體驗。

*感官律動心理治療

感官律動心理治療 Sensorimotor Psychotherapy 一種使用身體心理諮商修復創傷的方法。對於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個案有極佳的效果。2002 年,安妮老師在美國完成了感官律動心理治療學院的創傷修復訓練並獲頒執照。這是一個針對心理諮商師的專業訓練,讓安妮老師對嚴重的創傷有更深的了解,以及具備處理創傷的特殊技巧。


個人諮商


個人引導

一對一引導能針對成長過程的傷痛及重大創傷,這兩大課題在生命裡造成的挑戰和限制。透過面對面或是視訊引導,讓自我覺察力如同光,照耀潛意識裡的負面情緒和信念,當它們被理解和擁抱,就如同把曾經切掉部分的自己迎接回來,讓所有都浮到意識成面,回歸到內在愛的源頭。再從内心接到的力量當出發點,去創造新的生活模式、 愛自己的信念、信任自己的喜悅道路。愛自己是一輩子的學習, 不做引導生命自然也會教導你。 但你如果想要投資在自己的學習成長上,引導課程會協助你比較快速的看見自己。當跌倒時,比較快速的站起來,並且蛻變成更有安全感和力量的自己。


個人引導適合以下的人預約


成長過程累積的傷痛所造成的:

人際關係不和諧

與家人界線不清楚

在親密關係𥚃沒有安全感

對生存、金錢沒有安全感

被負面情緒和信念困擾

找不到人生方向、目標

重大經歷造成的創傷所引發的:

身體虐待|家暴、性侵害

面臨死亡、失業、離婚、災難

創傷後遺症|無法自我調節、被恐懼綁架

精神虐待|被遺棄、被騙、情緒勒索

憂鬱、焦慮、失眠

有想自殺的念頭


伴侶諮商

伴侶引導

伴侶/夫妻引導課程是針對親密關係或婚姻裡時常會發生的問題。透過面對面或是視訊引導,雙方都有機會表達自己的觀點和感覺,同時學習如何聆聽、理解對方。看見對方如何對待你反映你如何對待你自己,因此能從改善你與自己的關係,讓你與你的伴侶達到和諧、願意溝通協商、尊重自己也尊重對方的狀態。最後雙方都要回到自己內在愛的源頭,才能夠慈悲地對待彼此。


伴侶引導適合以下的人參加

- 溝通不良,時常吵架

有第三者、外遇

失去熱情,缺少性生活

缺少高品質相處時間

生活習慣不協調

金錢上的糾紛

小孩教育的糾紛

婆媳關係的問題

考慮離婚


團體諮商

團體引導

月亮屋團體引導課程是一個溫馨的小團體,在一個輕鬆又集中意識的狀態下,探索所有經驗的源頭如何都是來自於自己。當我們遇到挑戰我們的人事物,如何都能成為讓我們更懂得愛自己的成長機會。聚集在一起成為一個團體的參予者會發現大家都有共同的問題和成長機會。無論是透過見證其他學員被引導的過程,還是自己被引導,都會更看清楚自己和接受自己。為了創造安全感和對團體的信任,所有的參予者都要遵守保密的規則,在團體引導課程𥚃所說的、所聽到的都不能分享出去。希望來參與的人能夠很安心的把通常會壓抑說不出來心事,在這裡表達出來、得到釋放,體驗內在無條件的慈悲,找回自己的力量。


團體引導課程適合以下的人參加:

- 目前在經歷挑戰的事,希望能透過引導找回內在智慧。想要約個人引導課程,但無法負擔費用。

還沒想要投資太多時間和金錢來學習,但想開始嘗試來上課,提升自己。

曾上過安妮老師女人圈團體引導課程並有受益,想繼續以這個方式學習成長。

上完安妮老師的工作坊,想要回來複習,維持與自己保持緊密的好關係,持續練習愛自己。


團體諮商

最新活動時間


學員分享

「安妮是我這輩子第三個身心靈引導師卻也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跳脫於一般制式的引導課程,安妮融合她多年的經驗,耐心地引導我,讓我能很快看見問題的核心。從一開始的靜心到進入正題,甚至是最後收尾,都是如此的一氣呵成。安妮既是名引導師卻也是位朋友,過程中她是如此柔軟卻又如此堅定,支持陪伴著我。如果剛好你也正徬徨著,給自己一個機會,我真心推薦安妮!」
 -Red


「親愛的Anny, 首先我想說好感謝你這一段時間來跟你做個人引導對我的幫助!在我人生遇到巨大的危機和困難的時候找到了你,你的熱心讓我感覺到了你的慈悲,愛心和專業知識對於我的幫助!其中不能用言語來表達我的感謝!
我在人生最低谷崩潰的狀況下和你視頻每一次跟你兩個小時最多三個小時的會談你不厭其煩的耐心、溫柔給予我的同理心和理解讓我每一次和你的會談之後都有很大的進步,這其中包括我情緒上的、身體上的感覺每一次的會談我都在向好的方向一點點的進步!經過這一段時間和您每個星期兩次以上的個人引導讓我得到了很大的蛻變!到近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已經慢慢地平復下來了,我真的只想說在我生命中最困難的時候遇到了你,是你把我在最崩潰的情緒中解救出來,我想在心中對你深深地說一聲謝謝你Anny!」
 - Vera


「有別於西醫的藥物治療,安妮的身心靈引導著重在傾聽自己,陪伴自己,透過自我覺察,找到那條通往自己內在的道路。
 一開始並不容易。長時間活在腦袋裡,我已經失去感知身體的能力,安妮一次次要我在談話中停下來,回到身體裡,感受身體的細微處,覺察身體的真實反應。原來身體,相對於腦子,才是最誠實,不參雜評斷,不受制於理智與自我保護機制的「真相」。進入自己的身體,脫離大腦的掌控,我直接清楚地看見了一個褪去盔甲,裸身而原始的自己,就像從沒看過一樣。 陪伴自己,與黑暗相處,是另一項珍貴的獲得。過去,當我憤怒或悲傷,脫口而出的不是利劍就是苦水,只有發洩,沒有成長,彷彿體內住著一頭猛獸,嗜好是展現毀滅的力量。但從安妮身上,我學到了「mother myself」的方法,原來我自己就有好多愛可以給自己,不必從別人身上找,不需把自己存在的意義與價值,置放於他人手中。而黑暗,一如光亮,都是屬於我的可愛美好,接受自己的黑暗,感謝黑暗的智慧,內在的宇宙才平衡穩當。 一年多來,安妮陪著我重新揭示自小到大累積的新舊傷口,一個一個,一層一層,撕開,疼惜,撫慰,療癒,好痛好痛,卻也好爽好爽。那些傷口不正視,不處理,會逐漸長成膿疤爛瘡,病毒一般在體內壯大,啃蝕健康,損害心靈。現代人披著勇敢堅強的外衣,喊著正面樂觀的口號,卻漠視體內日漸積累的壓力與腐敗的創傷,終將導致負面能量的反撲。 安妮引導的,是一趟奇幻之旅,往裡。當內裡柔軟發光,自然能照見周遭人事物的神性。要感謝安妮,讓我看見沿途美好的風景,而我知道她的回應會是,也要感謝你自己!」 -毛毛


「在過去,我身邊的家人朋友都認為我有精神疾病,只有安妮,她是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不相信這種說法的人,如果不是安妮,我想我會相信自己有精神疾病。透過她堅定的信心與慈悲心,我就像一本書般地被她翻開,否則我會被塵封或是被自己遺忘。 
安妮是一位奇妙的人,她能夠用心說話而不是用嘴說話,在她迷人燦爛的笑容之潛藏著無比的才智、勇氣與智慧。我希望日後有人能親身體驗到我從她那所受到的感動,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本被翻開的書,感謝你,安妮。」
-林先生


相關專業背景

2003,美國 Regis 大學心理學碩士學位,專攻身體心理學與超個人心理學

2002,美國感官律動心理治療學院(Sensorimotor Psychotherapy Institute)創傷復原證照

2001,美國 Naropa 大學身體心理學碩班

1999 年,安妮開始學習一種身心引導方法-稱作心像重整 Holographic Repatterning,透過肌肉測試 Applied Kinesiology,理解與轉換潛意識的負面模式。透過這個方法她打開了與父親之間的心結。回去觸碰兒時的傷口,是一個恐懼且需要極大的勇氣,但面對了父親,溝通真實後,除了內心感覺到無比的輕鬆,安妮長期的過敏問題也漸漸的消失。因此自我療癒與幫助人們自我療癒,成為她的熱情與目標。帶著這個清楚的意圖,安妮接受心像重整培訓,開始全力重事這項工作。

2001 年,經過 3 年成功的經驗給予心像重整個人引導課程後,安妮進入創巴仁波切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創辦的 Naropa 大學修身體心理學 Somatic Psychology 碩士班。之後轉到 Regis 大學作獨立研究,結合超個人心理學與身體心理學,取得心理學碩士學位。

延伸閱讀